chuya的鲭鱼

【双黑太中】阳炎眩乱

1.[这是重点要打星]因为看了很多遍各种版本阳炎眩乱的产物,所以借鉴了很多,如果这个算抄袭,那么我会道歉
2.小学生文笔
3.那个……ooc严重
4.那个……原意是要祝宰生日快乐的……毕竟明天要补习什么的,提早发。。
哒宰生快!

一模一样的黑衣人群中,一个身着卡其色大衣男人抱着一个混身是血的茜色头发的男人跪在地上痛哭,像个失去了重要玩具的孩子。
不久,雨落了下来,一改之前万里无云的一片晴空。
这雨,像是哀悼一般,冲洗掉了两个男人身上的血,也带走了刚刚经历过奋战的人身上的每一滴血迹。
最后,把一切血色带去了肮脏的下水道。
雨中的男人哭泣着,雨声也盖不掉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
“滴,滴,滴……”好奇怪啊,自己有设置过闹钟吗?关掉了闹钟铃声的太宰治开始怀疑人生,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也许是国木田独步为了报复他而设置的,谁让太宰上次把又国木田独步的计划打乱了呢?
因为想到国木田独步生气的脸,太宰治忽视了国木田独步只会在生气时抱怨几句或是当场把他打一顿。
时钟时间,8月15日12:30“也不算太早去,上街溜达溜达吧。”
不知道为什么,太宰治走到了一个小公园。一路都在抱怨“夏天真热啊”的太宰看到公园长椅上的中原中也顿时提起了精神,一丝坏笑从他的脸上出现,他跑了过去,一边大叫着中也一边蹦蹦哒哒地跑了过去,一边盘算着一会要怎么调戏中也,脸上阳光灿烂。
刺眼地比这炽热的太阳弱了一点点。
中也抱着一只猫。
太宰一脸笑意地坐在了中也旁边,没等他开口,中也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我讨厌夏天”继续为看起来温顺的黑猫顺毛。
太宰治没有注意中也的反常,又开始吐槽他一身黑的装扮。明明是大夏天的,穿着黑衣服真奇怪,难道他不知道黑色吸热吗?抓住这点,太宰正准备吐槽,但是猫咪的“喵”的一声打断了他。
猫咪跑了出去,中也站起来扶了扶帽帽子拍掉了一些猫毛,丢下一句“我还有事。”追着猫咪就跑走了。
莫名有点不安……太宰这么想着也追了上去。
不知何时出现的斑马线出现在了前方,没有计时器的红绿灯也出现了,并且直接由安全通行的绿灯转变成了危险的红色。
黑猫凭着敏捷的身手安全过到了马路,平静地舔了舔爪子。
中也就没有小黑猫那么幸运了,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辆卡车,他没有注意到。
大卡车撞到了中也,伴着刹车声与撞击声,还有那轻微的呻吟声,地上染开了一摊殷红的血。
那血迹也溅到了车的最前部,把车身原来的苍白映得更加刺眼。血的味道混合着中也的味道混合,在空气中弥漫。
太宰觉得刺眼,不管是因为中也他倒在了血泊中还是夏日午后的炎热,他感到了眩晕。
——
“滴,滴,滴……”太宰治惊醒,慌乱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刚刚的,难道是梦吗……太宰治暗自想道。
关闹钟的同时撇了眼时间,八月14日12:30,太宰心中产生了一个不太好的预感。尤其是他感受到,那透过窗帘还刺眼的阳光。
为了论证刚刚的想法,太宰匆匆洗漱,不顾天气的炎热,他凭着记忆中的模糊路线寻找着那个公园。
真的有那个公园,中也也确实在公园里,正在逗猫。
大概是太宰的动静太大了,被吓到的猫咪直接从中也的手中跑出,擦着太宰的裤腿跑过了马路。
如太宰梦中一样,中也追了出去。
太宰在中也冲出马路的一瞬间拉住他,带着乞求的语气,低下头说:“中也,不要去……”中原中也的瞳孔好像收缩了一下,答:“好吧,信你这鲭鱼混蛋一次。不过,今天港黑放假,我没事做。”听了这话,太宰抬起头笑了笑说:“这个简单,只要中也愿意和我走~”中也思考了一下,回答“好啊。”
得到回答的太宰松了一口气,拉着中也向他来时的路走去。
中也安全了,太宰这么想。
路上太宰用于刚才沉重不同的语气与中也交谈,甚至又一次调侃中也的穿衣品味,中也也开始反驳。
“哈哈哈哈哈漆黑的小矮人大夏天还是一身黑,不觉得热吗?”太宰说。
“才不热啦!还有这明明是帅气好吗”中也反驳,并用没有被太宰抓着的手擦了擦汗。
“帅气?哈哈哈哈哈明明是土气吧~”太宰继续调笑道。
看着绿色的交通灯,为了不再重现梦中的悲剧,太宰提议道:“既然中也不怕热,那要我们走人行天桥吧?”较真似的,中也答应了:“谁怕谁?”
这是夏天,天气炎热。中也一身黑,但太宰浑身绷带也好不到哪去。
即将到达顶端时,太宰感觉自己的眼睛被阳光晃了一下。
哇,夏天真讨厌。闭眼时太宰这么想着,再睁眼时,眼前出现了一只正在舔爪子的黑猫。
不可能的,这只猫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太宰震惊的时候,中也台阶没踩稳,朝后仰天倒了下去。
等太宰意识到的时候,中也又一次倒在了血泊中,白色的脑浆和着鲜红的血液往低处流着,慢慢形成了一道瀑布在石质的台阶上往下流。
中也他……又出事了……
太宰治缓缓地跪了下来,抱着自己的脑袋思考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一阵眩晕打断了他。
——
“中也!”太宰醒来从床上坐起,在那之后,闹钟响了起来。太宰瞄了一眼时间12:30,8月14日。
顾不得洗漱,太宰穿完衣服直接冲出门,一点体力也不节省地跑。
果然,中也还在公园。
那些事情不是梦……
那些是真的!
太宰拎起中也抱着的那只黑猫,把它扔地远远地,拉起还什么都不知道的中也就跑。
这次太宰换了条路,一路紧紧地抓着中也的手套。伴随着这一路的,除了中也的反抗和质问的声音,还剩下了蝉声。
中也过了一会就不再问了,在他心底其实是相信着太宰的,他渐渐不再反抗,慢慢地跟着慢慢走的太宰。不过显然太宰还没意识到,还是用力地拉着中也的手。
啧,真是烦躁,中也他既然不理解,那我干嘛还要就他呢……蝉声也很烦啊!太宰在心里抱怨着。
蝉声盖住了周围人群的惊呼声,为天空中没有好好捆着建筑材料的钢绳发出的悲鸣做了一个很好的掩护。
中也注意到了天空中的钢材,叫了太宰,但是沉迷与自己世界的太宰显然没有听到。这个速度怕也是来不及跑了。中也这么想,他做了一个决定,他把太宰抓着他的手的手套脱下,并把太宰推了出去。
太宰治刚刚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等他反应过来并转身时,离他只有几十厘米的钢材杂乱地插在地上,最中心的那几根上面有着血液喷溅。染血的钢材底部的地面被几根钢材挡住了,但是太宰知道,那下面是中也。
太宰知道,他又一次失去了中也……
————————————————————
“喂!太宰。”
“混蛋太宰!”
“鲭鱼混蛋你醒醒啊!”
“特么把我救醒了过后你就不管了?”
男人醒来,看着正在朝他吼着的茜发男人,带着完美的笑容回应到“才不是呢中也,我只是有点累而已。”
“倒是中也你,下次不要再在我不在的时候开污浊啦!”
“……工作需要”中也无奈地说,他又转过了头,红着脸轻声说“你不是一直偷偷跟着呢嘛……”
太宰看着他的侧脸,捕捉到了他耳朵上的绯色,笑了。
原来,只是我自己没有醒来——

感谢阅读!
如果可以,求评论……?
如果真的特别糟糕我会删的!!!我发誓!!!
纠错也欢迎!

屯东西……
应该看不出水印了吧……

屯点东西……